巍网,欢迎您的到来。。。
XX
当前位置:巍网 >> 心情日记 >> 浏览文章

爹爹的宝马自行车怎么样

我们老家,爷爷叫爹爹,奶奶叫婆婆。自从十年前婆婆离开我们后,爹爹就一直跟着我们一起生活。也是从这个时候起,我开始觉得爹爹越来越老了,他变老的速度就像我长大的速度一样,让我措手不及。

爹爹家原先是地主,离开故土到了现在居住的地方,所以他们没有田地,靠做些小生意。爹爹骑三轮车卖过早餐。小学周末,他把我接到他跟婆婆租的小房子里,早晨他先出去摆摊,等我睡醒了,婆婆再带我一起去找他。他总会给我买一碗豆腐脑,再配上他自己炸的油饼油条,他一边忙着生意,一边笑着看我吃得津津有味。收摊的时候,他会给我买一根火腿肠,回家用筷子穿起来,用小刀切出好看的花,然后过油锅。上小学的我,依稀还记得,一根火腿肠是1.5元,而爹爹卖一个油饼才0.5元,但是他从来不对我说不。

后来早点不卖了,改卖菜。三轮车也换成了28杠的自行车,后座上架一个两个框的大竹篓,上面还有一块板。每天凌晨3点多起床,到菜市场去批发,两个竹篓一个放鱼,另一个放蔬菜,上面的板上放豆腐。然后骑着自行车到各村吆喝转悠,以前的农村是很不方便的,想买点菜,或买了早餐都是靠这些骑车叫卖的人。爹爹就赚着这点辛苦钱,暑假的时候,最喜欢爹爹回来,从兜里掏出厚厚的毛票,放在桌子上让我帮他数钱。他则坐在一旁,喝一点小酒,吃着小菜,笑眯眯地看着我,我帮他把一元的(那时候好像很少有硬币)、五毛、两毛、一毛的钱分开,整齐叠好。等他休息好了,然后来跟我一起算账核对,除去早上的本钱,再记上未收回的赊账,再算出当天的盈利。生意肯定有好有坏,但是爹爹总会奖我五毛,说谢谢我帮他算账,这五毛钱给我买冰棍。

等我再大一点,我也学会了骑自行车,那时候爹爹跟婆婆还住在大伯家。我从自己家骑车一个小时到大伯家,晚上我一定要爹爹送我回家,他骑着大车在前面,我骑小车在后面。到了县城,我任性的一定要爹爹给我买一个透明的小背包,说看到别人有,我也想要。爹爹当时一点都没有犹豫,拉着我进了旁边的商场,在一楼,给我选了一个蓝色的。多少年过去了,那个包包早已不知所踪,但是那蓝色却一直在脑海里从未忘记。我背着包包开心地出来,并跟爹爹让他回去吧,我自己能够回家了。其实我心里很明白:就是为了要这个小背包,才一定要爹爹送我的。现在想来,当时的自己有多任性,那个背包的钱,爹爹需要卖多少小菜才挣得回来。

婆婆过世以后,爹爹搬来跟我们一起住。他的自行车被偷过好几次,但每次换都是换一辆旧的,依然是28杠。在我的眼里,似乎他从来骑的都是一辆车。不论严冬酷暑,他去哪里依然习惯骑自行车,他总说自己骑车方便、也自由些,换宝马也不换,他称他的自行车是宝马自行车。骑车去给我买早餐,骑车去给堂弟买生日蛋糕,骑车去看我的外公外婆他的亲家,骑车去……要问爹爹的宝马自行车怎么样?那真是杠杠的。

但是他老了,他骑不动了,之前还一直不肯服输以至摔了一跤。渐渐地,爹爹不骑车了,改走路了,走路去茶馆,走路去听书,走路去打点小麻将。那辆车还在,只是渐渐地蒙上了灰,每次回老家,爹爹总努力地想跟我说点什么,到最后挤出来的总是只有一句:“你明天早上想吃什么,我去给你买。”我却想哭,他平日里一定很寂寞。但我能做的只能是多打几个电话,过年回家给他一个红包,看着他放下手中的锄头,接过红包,脸上舒展的皱纹。尽孝,真的是刻不容缓的事情。希望自己不要留下遗憾,留下后悔。不仅对爹爹,还有我的外婆,我要更好地对待他们,让他们更快乐。

相关阅读

姚明自行车多少钱

姚明宝马定制车

淡淡的思念我的爷爷

 

上一篇:活在当下是最实际的 活在未来是最好的
下一篇: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 相伴一辈子的爱人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