巍网,欢迎您的到来。。。
XX
当前位置:巍网 >> 情感天地 >> 浏览文章

淡淡的思念我的爷爷

我的爷爷过世已经十多年了,但是我经常还是会想起他。

过年回家的时候,兄弟姊妹们也会聊起他,去他的坟上烧烧香烛,放放鞭,以此寄托我们的思念。

爷爷的家族在当地是一个大家族,我小的时候,到处还可以见到他们以前的房子,总会有大人们跟我提起说:这是你爷爷家以前的房子。

但是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,为此他受了很多的折磨。

他读过私塾,写得一手好字,以前每年过年的时候,家里和邻居家的对联都是他写的。

他对我的要求却很脯读书的时候,我的成绩挺好,作文别人都说写得好,但是念给他听的时候,他总是会说:王婆婆的裹脚,又长又臭。

不过每次在放学的路上遇见他,我们都会缠着他,他总是给我们一点零钱去买东西吃。如果不给的话,我和弟弟总是一左一右的挽着他的手臂,双脚离地,吊着赚他无奈之下就会给我们钱。

他很聪明,学什么就能学会,做什么也能做好。

他做过木匠,家里的衣柜,床,椅子都是他做的,也带了很多徒弟。

他当过建筑小工,会砌墙。

他弹过棉花,带着爸爸和叔叔到处给人弹被子。

他还会做豆腐。

记得小的时候,他去卖豆腐,我偶尔会跟他一起,他挑着担子在前面赚我紧跟着后面一路小跑,但是他害鞋不好意思叫卖,所以我们只能碰碰运气。

他很胆小,尤其怕鬼。

奶奶不在家的日子,他不敢一个人睡觉,总要叫上我们几个小孩一起睡。

我们知道他的弱点,通常都要求他给我们讲故事,于是他只给我们讲了一个又一个的故事,七仙女啊,田螺姑娘啊,都是一些神话故事。

上初中的时候,他生病了,不知道是什么病,有人说是肺结核,现在我想来,也许是肺癌吧?

因为那个时候家里条件不太好,所以没有带他去大医院看病,只是镇上的医生给开一些药。这事后来成了爸爸和叔叔的心头之痛。

我每天放学后,都会去医生那拿药给他,慢慢的他吃不下饭,嘴唇开始脱皮,一点点刺激性的食物都吃不下,每日喝粥度日。

有一次,我买了一个甜筒给他吃,冰冰的,也许能减轻他的痛苦吧,他居然吃完了,还说很好吃,那以后,我就经常想买甜筒给他吃。

他去世的时候是在96年的初夏,五月份,我记得很清楚。

他在爸爸和叔叔的大声呼喊着闭上了眼睛,从此以后我们就永远的告别了。

相关阅读:

我的爷爷 也就是老公的爷爷

爹爹的宝马自行车怎么样

上一篇:第一个孙女和奶奶的故事 奶奶和孙女
下一篇:过日子就得互相多担待些

相关阅读